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和我的美女系統的修仙路
我和我的美女系統的修仙路 連載中

我和我的美女系統的修仙路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半新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半新 奇幻玄幻 張塵新

獲得美女系統,本以為可以直接走上人生巔峰
誰知道,這女人的臉是天天變啊,天天都是個奸商樣
但是這都不是事,看我如何打造一個唯我獨尊的世界
展開

《我和我的美女系統的修仙路》章節試讀:

第8章 退婚


清晨,太陽初起。

東雷城,張家議事堂。

來了些東仙城的客人。

東雷城,東仙城,東朝城都是隸屬於東南府

而這東雷城是最偏僻最弱小的

「退婚?」張家大長老一掌拍碎了太師椅憤怒的說道。

「公孫老哥,你可不要忘了,兩家結姻,可是兩家的老爺子十多年前定下的。」

張家大長老站起來指着公孫文說道。

「張老哥,你也知道,你家老爺子,在七年前就失蹤了,緊接着,你們張家的前族長五年前去尋找老族長也失了蹤跡。公孫文不急不慢的說道。

「這婚,我看不結就算了。」

「張老哥,我聽說塵新前段時間還惹腦了東朝城的二公子呢,現在應該還在療傷吧?」

張晨黑着臉道:「小孩子不懂事罷了,公孫老哥應該不會違背老爺子們的意願吧?」

公孫琳挑起眉頭道:「文叔叔,跟他們說個什麼勁?退婚不就得了?一個登徒浪子罷了,調戲人家東朝城的人,被廢掉修為是因為是他活該。」

那小妞子才十六歲,說話卻利利索索的毫不拐彎抹角。

小櫻桃嘴巴,巴拉巴拉的,表示自己對這個未婚夫的不滿。

虛丹期六重的氣息從體內散發而出,在這東雷城已是一流的修仙者。

公孫家的公主果然名不虛傳,看來公孫家砸在這丫頭的資源可不少。

張家的兩位長老瞪大了眼睛看着公孫琳,這兩個老傢伙最高的也不過是金丹期一重,最弱的才虛丹九重。

人家一小姑娘,不過十六歲,竟是虛丹六重。

看看自己家的少主,就算是修為未廢之前才半步虛丹。

還是家族傾盡全力培養出來的。

雖然說他爹消失了之後。家族給他的修鍊資源愈來愈少,但也不至於這樣啊,遙想當年,他們張家可是這東雷城的城主一族。

張家。

**,一座小院里

「塵新哥,塵新哥,不好了不好了,公孫家想退婚。」

一個眉清目秀的少年急匆匆的跑進後院,大聲亂叫着,打斷了張塵新的回想。

根據這副身體的記憶,眼前這個就是那個衰死鬼的死黨。

東雷城三大家族之一的城主府一族,紫權一族。

「卧槽,卧槽,卧槽,你,你,你,你沒事了?不能夠啊,你前段時間不還是躺在床上半死不活的樣子嗎?」紫權牧大驚失色道。

也不怪紫權牧這傢伙,這傢伙被關了好幾天禁閉了,不知道,外面的消息很正常。

邊說著邊捏着張塵新的臉,還用力掐着張塵新問道:「這不是做夢吧?你小子真的沒事了?不應該啊!」

張塵新推了推紫權牧的手說道:「幹什麼呢你,我記得你不好男色來着啊!」

「啊,對對對,對哦,不是,啊呸,不是這事,你快跟我來。」

說完便拉着張塵新往張家議事堂去。

遠遠的張塵新便聽到一個女人的聲音。

沒錯,看見了,一個亭亭玉立的少女,胸脯微微挺起,發育的不錯,櫻桃小嘴。

「不錯不錯,」來自張塵新這色胚的認同。

「哥,你這裡沒病吧?人家是來退婚的。」紫權牧指了指自己的腦袋道。

「去去去」

「喲,看,正主來了。」公孫琳道。

眾人的目光一下子就集中在張塵新身上。

那公孫家來的人像是看到怪物一樣,更是瞪大了眼睛看着張塵新。

根據消息來說,這傢伙不應該還躺在床上半死不活嗎?

不過公孫家可不管這些。

「來了也好,一次性把話說清楚了也好,是吧,張老哥?」公孫文向張家大長老問道。

「唉」張晨嘆道,自己張家終是沒落了。

「塵新啊,來了,文叔叔跟你商量件事,我們兩家的婚約就算了吧。」

「嗯?為什麼呢?這婚約似乎是兩家老爺子十幾年前就定下的吧,說算了就算了?」

張塵新攤了攤雙手說道。

「喂,別給臉不要臉,你要知道,這幾年裡要不是我公孫家,你張家還能不能在這東雷城之內站穩腳跟,還不一定呢。」

小妞子臉色紅撲撲的,小胸脯向前挺了挺說道。

「怎麼?琳妹妹也要退婚?十幾年前你還是跟在我身後的小屁孩呢」

「呸呸呸,登徒浪子,誰小時候跟在你身後了,真不要臉。」

「塵新,一起解除婚約吧,也不算是公孫家退婚,這樣兩家都好做。」

「公孫哥,我們兩家可是世交啊,幾十年前你們當選東仙城城主一族,我張家當年可是出了不少力啊!」

張晨急躁躁的說道。

「我知道,張老哥我們也算是二十多年的兄弟了,所以我才不想做的那麼難看。

但是塵新的所作所為,在這東雷城是人人皆知的啊,而且,這解除婚約也是老爺子的想法,我也改變不了」

公孫文無奈的說道。

張晨轉頭看了看公孫琳道:「丫頭,你想好了嗎?」

公孫琳撅了撅嘴巴說道:「我十八歲前,他要是能達到我現在的境界,那我就勸爺爺不退,畢竟說假話不好。」

張家大長老樂了,你十八歲前?兩年?讓一個半步虛丹,修鍊到虛丹期六重,這還有希望嘛。

「你的想法呢?」張晨看向了張塵新道。

「不就是虛丹六重嗎,有什麼難的?不還有兩年嗎?」

張塵新不屑道,畢竟自己有系統,應該沒什麼問題。

「喂喂喂,哥哥哥,你瘋了?你十七年才修鍊到半步虛丹期,而且你上兩年就整到虛丹六重?你不是被廢掉修為了嗎?」

上官榮拉了拉張塵新的衣角道。

果然,某些人消息就是不靈通。

「你確定?」公孫文用手掏了掏自己的耳朵問道。

似乎是那麼不屑一顧,說實話他並不希望張塵新能娶到他們東仙城的公主。

「夠了,兩年,我肯定以及確定夠了。」

「好,那就這麼辦,兩年,我們公孫家就再等你兩年,兩年後你若達不到,我們公孫家就單方面宣布解除婚約。」

說完,便帶着公孫琳走了。

「嘖嘖嘖,這小妞子,不錯嘛。」張塵新感嘆道。

張家那兩名長老臉都黑了,就算你好女色也不用說的這麼露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