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小肥妻在六零,帶着空間又颯又拽
小肥妻在六零,帶着空間又颯又拽 連載中

小肥妻在六零,帶着空間又颯又拽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娟子飛兒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胡云秀 許子峰

(年代文+團寵+空間+糙漢+追妻火葬場) 特種兵王胡云秀重生到平行時空的六零年代,且看她一個又丑又胖的女孩,如何利用空間和自身本領來帶領家裡人走上吃喝不愁的富裕道路…… 男人嫌棄她,那她放他自由好了…… 什麼男人犧牲了? 沒事,寡婦的生活她不怕,我給你養家—— 說好了做單身狗的,可半路上撿回來的半死不活的男人你纏着我幹嘛? 我是一個寡婦,你難道不知道迴避一下嗎? 什麼? 你是那個前夫——許子峰? 胡云秀:為什麼都要瞞着我,讓我暗自對這個沒良心的糙漢子動了真心呢? 嗚嗚…… 看來離婚是不可能了,她要像老媽子一樣服務這個殘廢丈夫和他的一家人……展開

《小肥妻在六零,帶着空間又颯又拽》章節試讀:

第 7章 嗨,我這暴脾氣


但現實情況也只能讓她僅限於想像,理智讓她不敢造次,不敢任性,因為家裡只有腳上這一雙能穿的破鞋頭了。頂在腳上的好處就是碎石子它不硌腳底呀!

真他媽太痛苦了!

美女變醜女的過程,也許只有親身體驗過的人,特別是愛美的女人才能體會到其中的酸爽吧!

胡云秀在外面站了許久,久到察覺到許小天睡著了,她因為擔心孩子受涼凍病了,這才急急忙忙的往家裡跑去……

這一打岔,她心中的懊惱鬱悶也消散了不少——

躺在破床上,胡云秀輕輕的拍打着睡不安穩的許小天,她暗暗給自己打氣道:"首先第一件事,就是減肥計劃,第二件事,找吃的填飽肚子。"

"不對呀!填飽肚子和減肥計劃一樣重要的,別光為了減肥,讓一家老老少少幾口人跟着餓肚子吧!"胡云秀心裏想着。

接着想起來,剛剛回來的時候,感覺身上涼颼颼的,現在的天氣已經快到深秋了吧!這冬衣家裡有嗎?夠每人一件過冬嗎……

想着想着,胡云秀便睡著了。

翌日,胡云秀裝着心事,所以早早的就起床了。

起來後,她習慣性的去找牙缸和牙刷……等一系列的洗漱用品,摸了半天,才後知後覺的想起來自己現在所處的環境,胡云秀只好無奈的搖頭嘆息一聲,便簡單的洗了把臉,隨後去廚房看看有什麼吃的東西……

不成想,恰好碰到許子海從廚房出來,二人相視一眼,對方面無表情的錯過身,去做自己的事情了。

胡云秀只好訕訕的徑自走進去,看到一鍋黑乎乎的稀湯水裏面漂着幾根野菜葉。

嘔……胡云秀看到鍋裏面跟臊水一樣的東西,這還沒後世的豬吃的好呢!

這東西後世的豬都不會吃,聞聞都會嫌棄的。小麥玉米直接喂都不一定賞臉去吃,豬飼料加肉精,加各種比例的添加劑……嘖嘖,那小日子過的可比現在的人還要舒暢滋潤三分呢!

個個膘肥體胖的……

美中不足————

出欄快,壽命短!

胡云秀伸長脖子,用手往鼻孔里扇了扇風,霎時被鍋裏面的怪味兒給熏的想咳嗽:"什麼啊這是?"

指不定看着不行,吃着不錯呢,肚子有些餓,不管了,先嘗嘗味道再說!

在好奇心驅使下,胡云秀拿起旁邊磨去多半邊的半拉飯勺,從鍋里輕輕舀了一小口,放在嘴邊吹了吹熱氣,小小的抿了一口,緊跟着"吧唧"一下嘴巴,湯水進了嘴裏,衝擊着她的舌蕾,還好,沒有什麼怪味,不像聞着那麼沖鼻子。除了粗糙無法下咽外,其他還行吧?!

無法下咽了都,還行嗎?

胡云秀覺得應該是自己剛來,腸胃稚嫩,接受不了這個時代的吃食,跟這些老祖先沒法比?

但她為了積攢體力,還是狠下心來,舀了一大碗希糊糊,大口吃起來……

吃過了之後,她才察覺到不對勁,原來靈魂雖說是自己的,可身體可是原主的,她再吃喝富裕,也趕不上自己曾經吃食的萬分之一吧!

正吃着,許子海從外面走了進來,手裡拿了一小包東西,胡云秀不知道是什麼,但她聽不慣對方嘀咕着小聲擠兌她的話:"就知道自己吃——孩子也不知道喂,娘也不管,一點兒孝心都沒有,我哥真是眼瞎了,才娶了你這樣的媳婦……"嗦嗦叨叨一大堆。

"喂,小子,我聽力好的很吶!你以後罵人別讓我聽見,不然我對你不客氣哈!"胡云秀眯了眯眼睛,聲音有些生冷。

"哼!看你昨天表現不錯,我就不和你計較了!哼!"許子海再次哼了一聲。

"嗨,我這暴脾氣!"胡云秀氣的頭頂冒出裊裊黑煙。

許子海罵了幾句後,心裏憋着的鬱氣也消散了不少,他再不理會她,自顧拿出幾個大小不一的碗給家裡的其他幾個老弱婦孺,相當於半殘廢狀態的家人們盛飯……

"哎……"胡云秀站在一邊看着這個瘦弱的小少年忙碌的身影,心裏有些觸動,她帶着一絲同情軟下聲音,抬起下巴撐起那一點兒少的可憐的驕傲打招呼。

"……"許子海倆耳朵好像瞬間失鳴了一樣,動作不帶停頓的繼續手裡的動作。

"唉,這孩子是有不待見原主啊!"胡云秀鬱悶的抬起肥爪尷尬的撓了撓頭皮。

誰知,一摳,四個指甲縫裡全是那什麼————你懂的!

這油膩膩的頭皮屑把幾個指甲縫都給塞滿了,發質還不錯,黑黝黝的。不對,是黑油油的,這是多少天沒洗頭才會出現這種情況?

胡云秀低頭嗅嗅自己的衣服,一股汗臭味,我……

好吧!以前自己出任務時,也經常很久都不洗澡的,她暫時接受了。

"喂,我給你說話呢!"胡云秀看到許子海端着碗要走,一步跨過去,堵住了他的去路。

"讓開,"許子海厭惡的皺起眉頭,末了還把小臉轉向另一邊去。

"你很討厭我,"胡云秀出口的不是問句,而是肯定句。

"自己做了什麼,難道心裏沒數嗎?還要別人來提醒,"許子海緩慢的轉過頭來,冷冷的看着她咬着後牙槽輕啟薄唇:"臉呢?"

"我……"胡云秀猜出一些原主以前的所作所為,所以有些理虧的無法接話,只能任由許子海把之前憋屈着的怒火發泄出來。

隨後又想想……

不對呀!那是原主那個渣女乾的事情,憑什麼來罵她?

好吧!誰讓她佔了原主的身子,那就要接受原主帶給她的一切好與壞了。

胡云秀有些泄氣了。不過,她又掙扎了一下討好道:"嘿嘿,小海,我以前是有些混蛋哈!不過,我發誓,從今天,此刻起,我,胡云秀要重新做人,做一個人人都喜歡的許家媳婦,我要帶着你們過上好日子,要吃有吃要喝……"

身前哪裡還有人影啊!

許子海覺得這個二嫂絕對是上次把腦袋給摔傻了,才會胡言亂語的。還帶着全家過好日子呢!只要她不一天天的作妖,都阿彌陀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