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七爺他會入夢術
七爺他會入夢術 連載中

七爺他會入夢術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佩劍對角弓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秦劭野 辛守柔

作為一名時空糾察者,辛守柔一直把工作當作第一要務
只是,上任沒多久後,擁有入夢術的良國七皇子秦劭野首先衝擊了她的世界觀
此人外表看着使人如沐春風,實則心狠手辣、伴豬吃虎
辛守柔還沒想出對付他的辦法,時空糾察部的內亂便接踵而來
一團團疑雲籠罩着她,不斷發生的事情又讓她對自己工作的價值產生了懷疑
*正直倔強女主X瘋批敏感男主展開

《七爺他會入夢術》章節試讀:

第4章 搞事情?


烈日的光芒曬得人頭腦發暈,空氣又熱又悶,辛守柔還在馬不停蹄地忙活。

今天是夏至,她已經進宮七天了,不僅沒有一絲收穫,還被這規矩森嚴的地方攪得心煩意亂。

前幾日,大家就開始為今晚的宮宴做準備。

等到皇室的人們祭祖回來後,宮裡就會準備夜宴,到時候寇玄韻也會出場。

辛守柔推測,也許今晚良國皇帝就會讓她做出抉擇。

寇玄韻似乎也有此預感,一整日都坐立難安,如今頂着大太陽就在院子里晃悠。

李嬤嬤第三次跑出來拽她:「哎喲我的小祖宗,日頭這麼毒,您怎得又跑出來了,也不怕曬壞了。」

「怎麼辦呢?」寇玄韻喃喃道,「我不知道該怎麼說?」

「車到山前必有路,您若是不願意,他們總不能逼您吧。」

寇玄韻彷彿沒聽到她的話,依舊用力地扯着手中的帕子。

唉,和親的人總是值得同情的。

辛守柔暗自嘆氣,而後又忙着去領宮裡發的服飾了。

等到眾人祭祀歸來後,宮宴便快要開始了。

辛守柔被寇玄韻帶着走到給她安排的位次上,站在她的身側。

這幾日寇玄韻去哪兒都帶着她,也許是看她比另外幾人年長,相較成熟穩重一些。

人們陸陸續續地走了進來。

寇玄韻與后妃和良國公主們坐在一起,而皇子們坐在另一側,偶有幾個帶着家眷。

辛守柔裝作不經意地打量秦劭野,今日也許他會成為這宴會的焦點。

只見他穿着一身皂色的衣服,襯得膚色更加白皙。如今他正倚在靠背上與旁邊的人說話,身後站着一個太監給他端茶送水。

似乎察覺到了她的目光,秦劭野看了她一眼,而後便低頭用茶。

辛守柔忙將眼光移向別處。

秦劭野雖然體弱多病,可這皮囊實在生的太好了,那一雙桃花眼更是不可多得,顧盼之間靈動含情。

感慨一番後,辛守柔便依照座次識別了眾皇子。除了在外的八皇子秦顯昭外,剩餘的十六個皇子都在這裡了。

除了秦劭野和秦奕游外,其餘的後來都被秦顯昭賜死了。

而這些事情,雖然不在辛守柔任職期間發生,但是也就只有九年了。四國之中實力最強的良國,子孫們都落得個死於非命、英年早逝的下場,也算是一件人間慘事了。

「皇上駕到——」

太監的高喊聲拉回了她的思緒,她忙跟着眾人一起行禮。

等到站定後,她便偷看了一眼站在殿中間的良仁宗秦縱。這個年輕時候英明神武的天子,晚年也不免幹了幾件昏聵的事情。

況且,三年之後,他就會與世長辭,而四國形勢又因為新帝王的鐵血手腕發生了很大的變動。

秦縱樂呵呵地看着自己生龍活虎的兒女們,心裏越發得意,坐到上座後便吩咐開宴。

不一時,殿內便觥籌交錯,歌舞昇平。

然而,皇家的宴會若想十分太平,只怕也是一件難事。

首先出來破壞氣氛的是常常給秦奕游找不痛快的大皇子秦子衡。身為長子,想要皇位是很正常的事情,況且他的母親地位也不低。

可惜,秦子衡實在沒有政治頭腦,最後可以說是慘敗。

只聽他幽幽地開口道:「二弟呀,今日這麼重要的宴會,太子妃怎得沒來。今日聽聞坊間傳聞你因為寵妾滅妻惹了弟妹生氣,她可是因為這是不肯來。」

秦奕游在歷史上也是出了名的喜好美色,只是他從沒因此耽誤過正事,倒也沒人因為這個批評他。

他的妻子牧詩,在歷史上也是赫赫有名,不僅是因為賢德的美名,更因為她在良國滅亡時,帶着將士們堅守到了最後,這一點也讓辛守柔很是佩服,只可惜今日不能一睹她的風采。

秦奕游臉色掛着淺笑,看着秦子衡道:「多謝大哥關懷,今日幼女身體不適,阿詩想親自照看她,所以才沒有來。」

「太子妃就是這樣,凡事總要親力親為。」

秦縱適時的出來打個圓場,避免殿外的臣子們看皇家的笑話。

眾人忙跟着應和兩聲,於是大殿上又是一片讚美太子與太子妃的聲音,最後當然難免變成了讚美皇帝。

秦縱敷衍幾句後,便將話題轉向了寇玄韻:「常順公主,不知我這幾個兒子中可有你中意的人?」

辛守柔心裏開始打鼓,這是排除寇玄韻嫌疑的時機,希望她不要讓人失望。

「這——」

寇玄韻忙站起身來,掃了一眼對面的皇子們,道:「父皇說讓我聽使臣的,不知他們如何決定?」

「壬國的使臣說讓公主自己做主,依我看,公主不如在老六、老七和老九中選一個。」秦縱笑道。

那三人聽到秦縱的話,站起來與寇玄韻見禮。

「還請皇上聽我一言。」寇玄韻突然道。

她要搞什麼事?

辛守柔心砰砰跳着,看着她與自己附耳道:「你去告訴皇上身邊的那個太監,就說我看中的是太子殿下。」

這他丫的是怎麼回事。

辛守柔愣在原地,直到被寇玄韻推了一把,她才從震驚中回過神來。

該怎麼辦?

不知道做這件事會造成什麼影響,她躊躇地走到那太監面前,採取了最丟人也是最有效的手段——裝暈。

殿上的眾人被這一幕驚得目瞪口呆,寇玄韻猜中了辛守柔的目的,氣的牙根痒痒。

一隻手覆上了辛守柔的後脖頸,又有一隻手扼住了她的手腕。

「她中暑了。」

這是辛守柔暈過去之前聽到的最後一句話。

昏昏沉沉之間,只聽到遠處傳來女子怒喊的聲音。

辛守柔睜開眼睛,發現自己身處牢獄之中,現今正被綁在柱子上。

這是怎麼回事?

她抬眼觀察四周,只見寇玄韻正坐在她面前,悠哉游哉地品着茶。她的身旁站着幾個手握鞭子的人,隨時準備聽她的吩咐。

辛守柔低頭看看,自己的身上到處都是鞭傷,可是怎麼感覺不到疼呢?

等到她再一次抬頭時,忽然發現寇玄韻身後多了一個男子——是秦劭野。

他正盯着自己笑,那笑有些怵人。

忽然,寇玄韻大喝一聲:「來人,拿烙鐵來。」

辛守柔眼睜睜地看着烙鐵粘在自己身上,大叫一聲後便睜開了眼。

原來是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