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農家寡嫂:把反派小叔子養成乖寶
農家寡嫂:把反派小叔子養成乖寶 連載中

農家寡嫂:把反派小叔子養成乖寶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白露寒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楚宜年 花滿滿

【又名:把病嬌小叔子培養成權臣後躺平養老】【純親情向】 十年後,京城出了個大權臣,心狠手辣,人人聞風喪膽,就連皇帝也敬他三分
但是很快,眾人就驚駭的發現,權臣竟然還有人畜無害小白兔的一面! 百姓曰:聽說楚相又開殺戒了,上百官員連坐,血流成河啊! 楚宜年曰:嫂子,官場動蕩我好怕,下一個不會是我吧,嚶嚶嚶
官員曰:楚相威武,南蠻一戰親自帶兵出征殺敵,真是一夫當關萬夫莫開,一刀一個,跟砍西瓜似的! 楚宜年曰:嫂子,戰場太可怕了,到處都是血,瑟瑟發抖好無助
皇帝曰:楚相獨攬大權,對朕很是不妙,不過幸好楚相有個軟肋,待朕去拿下他嫂子,封為后妃! 楚宜年曰:敢打我嫂子的主意,找死啊你! —— 畢業繼承大筆遺產回家種田的躺平專業戶花滿滿,穿進了一篇大男主爽文里病嬌偏執大反派楚宜年的嫂子! 想到原主在楚宜年家破人亡時捲走了所有家產跑路,最後被楚宜年虐殺、骨灰都揚了的下場,花滿滿瑟瑟發抖
她下定決心,不走原主老路,做一個「勤勤懇懇無私付出」的絕世好嫂嫂,努力供大反派讀書考取功名,這樣等大反派楚宜年飛黃騰達,肯定不會再揚她的骨灰,讓她過上下半輩子衣食無憂幸福快樂的養老生活…… 【女主寡婦無男主+思想正派好青年】展開

《農家寡嫂:把反派小叔子養成乖寶》章節試讀:

第3章 哥哥死了


可是路過的人看着花滿滿攤位上的水果蔬菜,明明都是那麼鮮翠欲滴,看起來就像是剛摘下來的一般。

路過的王大嬸忍不住停留了下來,好奇地問道:「小娘子,你這個辣椒,是什麼東西啊?」

「這個是一種新的蔬菜,口感辣辣的,很好吃的,可以做辣椒炒雞蛋,辣椒炒肉,也可以做成辣椒醬或者辣椒絲涼拌,都很好吃的。三個辣椒只要8文錢,姐姐買一點回家試試吧?」花滿滿甜甜地說道。

王大嬸已經四十歲了,見花滿滿年紀這麼小叫自己姐姐,一下子就被哄開心了,「那就給我來三個吧,這黃瓜跟葫蘆怎麼賣啊?還有這個桃子?這幾個好像都不是現在應季的東西啊。」

「黃瓜和桃子都是5文錢2個,西葫蘆和甜瓜8文錢2個,白菜5文錢一個,姐姐,我這裡的東西都很便宜的,這些菜是我用特殊方法種出來了,給他們搭了暖棚,所以就算不是應季,也能夠種出來。」花滿滿乾脆把所有東西的價格都說了,還解釋了一下應季的問題。

小菜園裡的東西,大小個頭都是差不多的,所以也不會有大小佔便宜之分。

花滿滿沒有稱,只能按個數算價格了。

她剛才也聽到了大家吆喝的價格,再根據米面的價格推算,蔬菜大致應該也就是這個價格了,她又報低了一點點,畢竟第一天,開業最重要。

「暖棚?種菜還能這麼種?」王大嬸好奇地道。

花滿滿點頭,笑着道:「只要有充足的陽光、適宜的溫度和水,是能夠種出來的。」

王大嬸覺得很是神奇,但是花滿滿的話,她有些聽不懂,而且,她又被花滿滿一口一個姐姐喊的很是開心,便也沒有太在意應季的問題,便笑呵呵地說道:「那就給我拿4個黃瓜,3個辣椒,2個西葫蘆,再來6個桃子吧。」

花滿滿摳着手算了一下價格,道:「姐姐,一共41文錢,您給我40文錢就行了,多的算我讓您的。」

「哎喲,你這個小娘子還挺會做生意的,給我包起來吧。」說起來,她拿出了40文錢,給了花滿滿。

花滿滿連忙接住,40文錢,沉甸甸的。

她心裏還挺開心的,剛開始就賺了這麼多,一天40文錢,一個月就是一兩多銀子了,這可是原主攢好多年才能攢到的錢呢!

花滿滿收了錢,連忙把東西給王大嬸一一裝進簍子里,而後,又讓給了她一個桃子,笑着道:「姐姐,從今天開始我會經常在這裡賣菜的,您以後可以常來,我給您便宜價。」

「好嘞好嘞。」又白賺了一個桃子,王大嬸已經樂得合不攏嘴了。

其他好幾個人都看着這邊呢,見花滿滿這麼會做生意,而且還有這麼多新鮮物,王大嬸剛一走,便又有人圍了上來。

沒過一會兒,花滿滿的東西就全都賣完了。

一共賺了130文錢。

這樣下去,一個月就是3兩銀子呀!

而且,今天花滿滿還只弄了一點點,她小菜園裡的東西,可是每天無限恢復的!

發了!

她真的要發了!

她乾脆在這裡開一個菜店算了,這樣豈不是可以把菜也無限供應?

花滿滿一邊美滋滋的想着,一邊把攤子收拾起來,準備回家。

她正要把地上的麻布撿起來的時候,一個囂張的小混混忽然出現,一隻腳踩住了她的麻布,「小娘子,誰讓你在這裡擺攤的?經過我們龍哥同意了沒有?」

花滿滿抬頭看去,那個小混混的身邊還跟着一群人,而為首的,是一個穿着土黃色短打的男人,二十多歲,吊梢眼尾,一副弔兒郎當的樣子,看起來就十分的不討人喜歡。

花滿滿沒想到竟然會遇到這種事情,但是餘光看到其他賣菜的攤販看着她一副看好戲的樣子,頓時明白了。

這幾個混混也許就是這些人找來的,因為她的菜賣得好,惹得這些人眼紅,所以故意找她的麻煩。

花滿滿不想惹麻煩,便做出一副天真的模樣,道:「在這裡擺攤需要龍哥同意嗎?我之前不知道,如果有冒犯,還請龍哥原諒,我以後一定會注意的,這一點小小心意,還請龍哥笑納。」

說著,花滿滿笑吟吟地給了他五十文錢。

她知道,每個地方都有每個地方的規矩,這裡既然是龍哥的地盤,她在這裡做生意就要守規矩,所以哪怕很不願意,還是把賺的一部分錢交了上去。

可是下一瞬,她手裡的五十文錢,便被人狠狠地打在了地上,而花滿滿自己,也被人推在了地上。

五十文錢,灑了一地!

「五十文錢?你打發叫花子呢?」龍哥的那個囂張小弟嘲諷地說道:「至少,也得五兩銀子!交了五兩銀子保護費,你才能在這裡賣菜!」

花滿滿被推到地上,手臂都擦破了,疼得她不行,她氣得咬牙,這些人簡直欺人太甚了。

她看向那個龍哥,不禁也來了火氣,道:「若是我拿得出五兩銀子,我還需要在這裡賣菜嗎?你們講點道理好不好?欺負人算什麼本事?你們今天欺負我這個弱女子,明天就有人欺負你們的妻女,天底下,比你拳頭大的人多的是,拳頭大從來都不是道理!」

龍哥沒想到花滿滿竟然敢這麼說自己,吊梢眼尾眯了起來,帶着痞氣一般的危險。

花滿滿慷慨激昂的說完,看到這人的樣子,心裏也是一噤,有些緊張起來。

她還打算在這裡長期買菜呢,轉眼間就得罪了這裡的地頭蛇。

完了……

而周圍那些同樣賣菜的人,也是都一副這女人慘了的模樣看着花滿滿。

龍哥可是這條街上最大的地頭蛇,不管是誰想要在這做生意,都得從他那裡走上一遭,這女人敢這樣說龍哥,肯定要被龍哥的手下打慘了!

「你敢說龍哥的妻女被人欺負?這整個三貴縣,誰敢欺負龍哥的妻女?你找死是不是?」小弟抬腿就要給花滿滿一腳。

「喵嗚!」

「啊!!!」

那一腳還沒有踢到花滿滿,不知從何處突然竄出一隻橘貓,直接撲到了那個小弟的臉上。

鋒利的爪子猛地一扣,再撕拉一划!

直疼得那小弟慘叫不已!

然而不等那些地痞反應過來,橘貓已然竄了出去,進入了人群里,不見蹤影。

但是花滿滿一眼就認出來了!

是大橘!

是她的大橘護主!

啊啊啊啊!!!

好感動!

她的好喵喵!

但是沒等她反應過來,那個小弟就捂着滿臉的血,又向她踹了過來。

「他奶奶的,都怪你,你這個臭婊子……」

花滿滿正沉浸在大橘保護她的幸福感中,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

她嚇得閉上眼睛,做好了硬生生挨這一腳的準備,但是……

「嫂子!」

這一腳同樣沒有踹到花滿滿的身上。

楚宜年忽然出現,幫花滿滿擋了這一腳。

小小的瘦弱身體被直接踹得砸在花滿滿的身上。

花滿滿被嚇了一跳,連忙扶住他,驚訝地道:「宜年!」

「嫂子……我保護你……」

楚宜年咬牙倔強地站起來,擋在花滿滿的面前。

看着這不過九歲的少年,瘦削的身子輕飄飄的,好像被風吹一下就能倒下去,可是卻如蒲柳一般堅韌地擋在她的面前,花滿滿的眼眶酸澀了。

那個龍哥的小弟頓時被激怒了,上來就向楚宜年打了過去,「臭小子,找打是不是?!」

楚宜年頓時痛得悶哼了一聲,可身子還是儘力擋在了花滿滿的前面,不讓那個小混混碰到她分毫。

這個以後權勢滔天的人物,現在卻因為她,被一個小混混這般欺辱。

花滿滿當時腦子一熱,上去便猛地推開那個小混混,擋在了楚宜年的面前,氣道:「夠了!你們欺負小孩子算什麼本事?我們宜年可是讀書人,你們就不怕將來他考上功名,到時候找你們報仇!」

她此時真的很氣,氣自己不會打架,她要是會打架,就把這些人全部打趴下!才不會在這裡和他們做什麼口舌之爭!

而且,她說的真的是實話。

楚宜年是出了名的睚眥必報,發達了之後,那些曾經欺辱過他的人,全部都被虐殺!

每個人都死得凄慘無比!

花滿滿此時渾身上下有一股說不出的氣勢,一時間,把那些混混都震懾住了。

龍哥看着花滿滿,眸中饒有興趣,帶着幾分痞氣的戲謔道:「小娘子怪有骨氣的,要不你跟了我吧,以後這三貴縣,再無人欺負你。」

花滿滿瞪大眸子。

這人這麼無賴?當街要一個寡婦跟他?

哦不,楚鳳年現在還沒死呢,她還不算是寡婦。

所以這是勾搭良家婦女啊!

啊呸!

真不要臉!

一旁的楚宜年心中更是生出一種難以言說的憤怒與恨意,忍着痛擋在了花滿滿的前面,咬牙一字一句地道:「不准你動我嫂子!」

他的眸中閃過狠厲而怨毒的光。

大哥不在家,嫂子是他唯一的親人!

他絕不允許嫂子被人欺辱!

絕不!

那孤狼一般的眼神,讓黃天龍都不禁心中生出一股寒意。

這個小子,明明那麼弱,那雙眼睛,卻透着殺氣,彷彿下一瞬真的會衝上來撕咬他一般。

楚宜年緊緊的攥着拳頭,強忍着心中的痛楚,指甲刺破了掌心,血液一點一點沁出來,他都不覺得疼。

一瞬間,氣氛變得凝滯起來。

忽而,黃天龍嘲諷地輕笑一聲,道:「算了,今天就放你們一馬,不過,我看上的女人還沒有得不到的,咱們且走着!」

他的目光掃過楚宜年,又壞笑着掃向花滿滿。

轉而便帶着他那些小弟走了。

那個被大橘抓傷的小弟自然不想這麼輕易的放過他們,但是黃天龍一個眼神,便屁都不敢放了,乖乖跟了上去。

但臨走前,卻向花滿滿掃過了一道陰狠的目光。

黃天龍走了,那些看熱鬧的人,也都悻悻散開了。

楚宜年被打的俊秀的臉上青青紫紫,但還是第一時間先關切了花滿滿,「嫂子,你沒事吧?」

「沒事。」花滿滿扯出一抹笑容來,讓楚宜年安心,「走吧,回家我給你把傷口熱敷一下。」

「嗯。」楚宜年感激地看着花滿滿,乖巧的點頭。

就在兩個人準備回家的時候,不遠處忽然來了幾個拉着板車的中年男人。

為首的那人看到楚宜年,眸中閃過一抹哀傷,「宜年……」

「張大叔,你們進山回來了?你們看到我大哥了嗎?」楚宜年連忙跑過去問道。

花滿滿沒有過去。

她看到了板車上被草席蓋着的人,心裏已經明白了幾分。

「宜年,你哥哥他死了……我們是從懸崖下發現他的,當時……」

聽到張大叔的話,楚宜年怔怔地站在那兒好一會兒。

他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耳邊的聲音那樣清晰,可又漸漸的變得模糊起來,越飄越遠……

轟!

楚宜年兩眼一黑,昏倒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