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仙醫逆天:帝君在下我在上
仙醫逆天:帝君在下我在上 連載中

仙醫逆天:帝君在下我在上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葡萄味葡萄汁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洛暮羽 落扶蘇

(雙潔+絕對無虐+女主不聖母+醫術逆天+身份高貴) 24世紀最具威嚴的醫學專家,卻被覬覦她試驗成果的人,密謀殺死在實驗室
而她是戰神世家最無用的大小姐,空有全家人寵愛,卻慘死在算計中
  再次睜眼,眼中的怯懦早已不見
上一世她救人無數,卻救不了自己
這一世,她窮盡一生,也絕不會讓愛她的人,死在她面前!   神醫現,人鬼兩界來自如
素手翻,改變生死造化倫
銀針出,定奪生死一瞬間
醫氣走,醫得死人肉白骨
展開

《仙醫逆天:帝君在下我在上》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落日重生


「嘀嗒、嘀嗒。」

兩枚鐵鉤穿過她的琵琶骨,雙手被兩條鎖鏈高高的拽着。殷紅的血珠順着少女白皙的皮膚滑落,溫潤的觸感打**她身上所着的白衣,在她的腳下匯聚成了一潭血池。

沒有人比她更清楚,這是死亡的前奏。

「落扶蘇,我一直以為你是一個識大體的人,有這種本事,你為何不和我合作,幫那些子窮酸之人做什麼?」

灼熱的火光烤得她臉上生疼,男子的聲音聖潔,像是高高在上的活菩薩,拷問一個惡鬼的作為。

落扶蘇微微動了動,身上鐵鏈嘩啦嘩啦作響。最深的那根已經嵌入她的骨肉,森森白骨連着血肉,她的指骨已經被全部碾碎,就連指甲也被盡數拔掉。

如此巨大的折磨下,少女長而卷翹的睫毛輕微一顫,穿骨之痛,卻連一聲喊叫都沒有。她平靜的可怕,像是一個沒有知覺的洋娃娃。

「這一張嘴就是窮酸之人,怎麼,你家裡沖馬桶的水都是用的百歲山唄,緊急情況喝的也要比別人好一點?」

落扶蘇微微撇頭,慘白的小臉露出一個無比耐人尋味的笑容。

她無意之間發現自己有個特殊的能力,可以提煉魂魄,安置在別處。一開始,她只是用在一些貓貓狗狗身上,讓那些捨不得自己寵物的人,有個念想。

可後來,她的能力提升,甚至已經可以提煉人的魂魄時,卻意外惹來了禍端。

那些人想要把一些有錢有勢的富豪魂魄,提煉在別人身上。她不肯,所以,惹了如今的殺身之禍。

「不能為自己所用,留着你也是禍害!」男子死死捏着落扶蘇的下巴,語氣輕蔑:「落神醫再見,你且好好享受血流而盡的痛苦!」

男人全然沒注意到,一個小小的木偶靠近了少女,並且手裡拿着幾顆棕褐色的丹藥。

那木偶不過巴掌大,做工十分粗糙,就像是隨意拿刻刀划出來的。可是它的胳膊腿都十分靈活。臉上,被血珠點綴的眼眸格外顯眼。

丹藥一粒粒的淌落下去,在粘上那些殘存的血液之後,瞬間蒸發消失,變得無影無蹤。

這丹是她前不久才煉製好的,一旦沾染上,五臟六腑都會宛如被尖刀割裂,痛不欲生。

少女的呼吸慢慢凝重,連視線模糊,只能依稀看到眼前的樣子。

真是諷刺,她行醫多年,救過多少人的性命,卻救不了自己。

如果有重新活一次的機會,她一定不會再選擇當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醫生!空有一身醫術,卻只能慘死在自己的實驗室。

這是身為二十四世紀的她,說的最後一句話,俗稱……遺言。

_

混沌初境,**皇朝,夜祭森林。

「太子殿下好計謀,此舉不單單能除去這廢物,還殺了白家的白竺。到時候攝政王和那戰王兩人狗咬狗,您就可以坐收漁翁之利了。」一個衣着普通的人,正對着一個華貴之人溜須拍馬。

**皇朝兩大勢力,落家落傲君,攝政王,一路輔佐兩代君王。其大兒子因為戰場上立功,還破例被封為戰神。

其次,是現任戰王白家白夜。白夜自小廝殺於戰場之上,戰功赫赫。其孫白竺天賦傲然,乃是**皇朝之最。只是這一份傲然的天賦,礙了當朝太子文澤浩南的眼。

於是,文澤浩南心生一計,讓自己的仰慕者落扶蘇去給白竺送東西,裏面卻摻雜了毒藥。這倆家勢力不相上下,又都是護犢子的人。今兒落扶蘇死了,就是死無對證!

「別這麼說,那廢物擅闖夜祭森林,還不知死活的惹到了裏面的妖獸。我們就算是有心相救,也無能為力。」文澤浩南掃過眼前的人,說道:「你如果敢亂說,我就殺了你!」

不管是針對落扶蘇,還是白竺,都是他自己的意思,父皇並不知道。

身後的人連連附和,他們都參與了今天的謀殺,一但泄露出去,對誰都沒好處。

「文澤哥哥,我們快走吧。夜祭森林本就危險,現在天色也暗了。這些妖獸大面積活動,面對一塊肉,能留下什麼痕迹?」此時,一直站在人群後面的王沐禪開口道。

女子長相柔美,一開口,卻是盡顯惡毒。

文澤浩南點點頭,也是舒了一口氣:自己一直因為這個恥辱糟心,他明明喜歡的是錦瑟,卻偏偏被這個廢物死纏爛打!就算是落傲君再有本事,也不能拉着自己冥婚吧?

身體多處擦傷,左腿經脈受損,大面積出血,左胳膊已經有了一截斷骨……這是落扶蘇還未睜眼時,對這身體做出的第一判斷。

她確實可以提煉靈魂,轉移在木偶身上。可是這一實驗,她從未在活人身上用過。今天也只是在斷氣之前嘗試了一下,沒想到真成功了?

可,眼前的場景,好像不是二十四世紀。

眼前的生物,是她從未見過的品種。一雙金色的眼眸摻雜着一點點暗灰色,看自己的眼神,就像是看一塊肥美的牛排。

可是剛剛蘇醒的這位神醫,絲毫沒有意識到自己這小身板,還不夠塞人家的牙縫。伸出尚且可以活動的手,拔下發間一根細小的發簪,一一刺進身體幾個穴位。

面前的妖獸歪着頭,金燦燦的眼睛看着眼前正在自殘的晚餐,絲毫沒有阻止的意思。

「雖然不知道是什麼情況……但這小命算是保住了。」落扶蘇輕輕呼一口氣,口腔瀰漫著濃郁的血腥氣。

在所有人都沒有反應過來之時,落扶蘇身影一躍,飛快的騎在了妖獸的脖子上。

幾乎是在一瞬間,那根還沾染着她自己血跡的簪子,抵在了妖獸的脖子上。

妖獸的皮毛很厚,幾乎完全掩蓋了落扶蘇嬌小的身影。就算落扶蘇用盡全身力氣,都不可能刺破它的皮毛。

可,就在這無比暴躁的妖獸,嗅到了落扶蘇身上的血味之後,突然變得無比乖巧安靜。

「帶我離開這裡!」

《仙醫逆天:帝君在下我在上》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