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页 > 创业 >

2020年我在中国做跨境电商创业者——9月篇

根据海关总署发布的数据显示,前三季度中国通过海关跨境电商管理平台进出口1873.9亿元,同比增长52.8%。加上最近几个月国内频频吹起跨境电商政策春风,不少中小企业从最初的试水到爆发式的增长,成为了跨境出口电商的新助力。

加上资本向出口电商行业涌入,以安克创新为首的一系列出海品牌成功上市,一时间,跨境电商的创业势头更足。只是外表看起来光鲜亮丽,跨境电商行业中的种种艰辛,只有个中不断努力的创业者才能知晓。真正的登顶者寥寥无几,更多的人还在攀爬在山腰上。为此,多观察、多借鉴、多思考,才能理解跨境出口电商的发展方向。

在这个黑天鹅事件频繁的一年,在这个特殊的时间节点,阿米秀和诸多卖家一样,迫切地想要了解,无论是在这个行业里沉浮了多年的资深卖家,还是短时间内便迅速壮大正春风得意的新晋卖家,他们的创业故事。

9月,正是渐渐步入秋天的时节,不少朋友陆续造访阿米秀,十分应景地讲述了他们的创业故事,最重要的是把他们在跨境电商创业之路中最大的收获和感悟做出了分享。四川90后小伙卢卡,怀揣着梦想毅然来到广州,成立了广州宁致物流公司。这家物流公司虽然年轻,但却并不逊色于大多数同行,因为卢卡始终坚持以产品为核心的发展理念。在他看来,一家优秀的公司应该“10%的人做事情,90%的人想事情。”因为“想事情”要比“做事情”累得多,如何坚持不懈地去创新,正应该是年轻创业者去寻求攻克的难关。

2020年我在中国做跨境电商创业者——9月篇

创业始终在路上,即使是在跨境电商行业深耕了12年也不例外。从速卖通到Wish,从亚马逊转为如今的独立站,老司机卖家陈影鸿深感供应链深度不足对企业持续发展带来的风险,作为香港雷达实业有限公司创始人重新把自己定义为一个跨境电商管理者。

柔性供应链正是今年疫情之后,整个服装制造业讨论的热门议题,其本质是从终端销售和消费决策电商平台上获取大数据,向后端供应系统和生产商反馈信息,适时调整生产计划,改变商品产量、种类或组合。因此,在平台、独立站卖家把注意力集中在快速站群建站和流量广告投放时,老司机们纷纷投巨资组建供应链团队。比如Shein在在广东佛山设立的中心仓,发放了其全球95%的商品。截止到2019年数据,SHEIN佛山中心仓库存大约3000万件,大约40-50万个SKU。

在早期依赖爆款制造流量和大面积铺货获得粗放式增长的卖家,如今不得不迈出向品牌化转型的一步。以至于如今人人都在呼吁独立站,人人都想品牌化,但在实际操作中却是一头雾水。独立站新人、工贸商家、平台卖家这三个长期孤立却又在独立站完成会师的群体,如何实现联动并行发展?

作为资深跨境电商独立站平台卖家从业者,广州默拉创始人夏童磊Taylor对这个问题有着自己的理解分析。他认为,独立站建站工具、日常管理或者设计工具,并不决定站点的生死,供应链深度管控和流量策略把控才是本质上持续站点生命周期的两个基本点。

2020年我在中国做跨境电商创业者——9月篇

在阿米秀的朋友中,有资深卖家沉入供应链中不断耕耘的陈影鸿,也有把自己从供应链端带到产品品牌卖家的郭涛。郭涛在跨境电商圈始终保持着标新立异想法,由他所创立的Six plus是成长于跨境电商线上平台,却一头扎进了线下渠道做扩展。郭涛说:“Six plus转战日韩市场突破建立自己阵地的垂直品牌,持续扩大全渠道策略,是因为跨境电商产品品牌,必然通过线下要为消费者创造更多用户价值,实现持续的用户裂变和产品复购。”

跨境电商产品出海的模式有很多,有一种是卖家们又爱又恨的,即代运营模式。做为中国跨境电商2014年就开始切入代运营的早期创业者如今进化为垂直产品托盘品牌产品卖家,黄琦对跨境电商产品出海代运营模式的认识是五味杂陈。脆弱的合作基础,产品生产线不愿更新换代的局限,二者根本性的矛盾造就了中国工贸企业和代运营行业巨大的隔阂。如今,跨境电商新物种的托盘品牌卖家,正填补着贸易型平台卖家和产品供应商长期无法深度信赖、健康发展的代运营伪命题出海模式的信任鸿沟。

2020年我在中国做跨境电商创业者——9月篇

不止是信任危机,在跨境电商隐秘的角落里也在滋生着腐败和隐忧。一方面是因为确实卖家企业发展长大后,需要更规范的财税管理,另一方面,卖家或多或少都有合规自保的需求。

中企服集团业务总监陶莎表示,部分卖家涉嫌洗钱入狱案例频发和卖家纷纷尝试财税合规,实际是行业发展到临界点时的必然进化。无论是卖家出于本能求自保还是想从资金供应链效率提升和优化榨取更多利润都是必然选择。重点是:卖家如何能在进行适度适合自己发展节奏的财税合规同时,利用逐步合规带来的优势获得来自更专业金融服务机构的支持?

这些问题是否解决得当,都是卖家销售能否再上台阶的关键。而卖家从无到有,又从有到多,每一个成长阶段都意味着公司整体架构,包括营业收入、人员、资金还有企业服务必然要上一个台阶。对此,维易SaaS CEO黄泽华提出:“卖家想做持久赚钱的生意,就得学会在如今不可控的环境中,做更多可控的事情,无论是资金合规安全还是物流交付安全,这些都会直接影响到卖家生意的生命周期。”

2020年我在中国做跨境电商创业者——9月篇

简单来说,就是通过自身不断的创新发展,为光明的中国跨境出口电商赛道进行提速和赋能。正如阳江安盈会的两位创始人付应翔和刘大雄一般,他们始终割舍不下对老家的热爱和以及对其向前发展的殷切盼望。身为厂二代的付应翔,毕业后选择回到阳江这个宛如跨境电商沙漠一般的地方创业,只是为了通过以身作则来构建起未来本地的跨境生态发展。

而刘大雄作为铺货卖家的3年学会的就是谨慎二字,将200+Sku全部推倒从来,这是一个在老家做产品卖家创业者的魄力,他认为跨境电商创业门槛并不高,但本地卖家创业需谨记慎重慎稳才能持续成长。

9月跨境电商创业的故事告一段落,10月将有更多精彩来袭

本文由IT站长博客发布,不代表IT站长博客资讯网立场,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s://www.zqzip.com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122683391

工作日:8:30-22:30,节假日休息